蝶對諜 01 軍服的凝望 第五章 (4)

Posted by 柳傲雪 on 27.2010 文章連載   7 comments   0 trackback
他抓著棉被膽戰心驚地問:
  
  「你可以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態嗎?」
  
  虎驍揉了揉後腦勺凌亂的紅髮,「呼……今天還要忙呢……」
  
  「哈啊?」
  
  牛頭不對馬嘴的答案,讓釋海一愣。
  
  「碰!」
  
  房門應聲倒地,一道高挑的身影破門而入,怒氣騰騰的酒紅色雙眼瞪了釋海和虎驍一眼。
  紫、紫王?
  
  被撞見這種情況的釋海一時結巴,尷尬的目光都不知要往哪擺。
  
  虎驍一臉無神地回頭看向紫王,倦怠的眼裡映著紫王身影。
  
  「啊,隊長早。」
  
  「都什麼時候還在睡!快給我起床!」
  
  紫王對著虎驍發出驚人怒吼,餘光瞄到釋海正偷偷摸摸地爬出門,飛快地補上一腳、將釋海踹到牆角。
  
  「好痛!」
  
  「偷偷摸摸的想去哪?快給我換上制服!」
  
  折服在上司的淫威下,釋海立即爬起身、套入上衣,結果一個不小心腳滑、整個人便狠狠地往前撲倒。
  
  紫王毫不留情地朝釋海的頭巴下去,大罵:
  
  「你在手忙腳亂什麼!」
  
  ***
  
  「唉……」
  
  釋海哀聲嘆氣,有氣無力地坐在地上,發呆的兩眼愣愣地看著紫王,眼中的高挑身影正和蜂族討論作戰計畫。
  
  混亂的早晨,就在憤怒的紫王毆打下結束了。直到現在,釋海還是垮著一張臉持續煩惱。
  
  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啊?他為什麼會睡在虎驍的床上?不對,現在是非常時刻,他怎能在這種時候想這種問題呢?偏偏,他的思緒停不下來啊!
  
  深陷苦海的釋海獨自一人坐在角落,只差沒用手指在地上畫起圈圈。紫王注意到他的異樣,皺了皺眉頭,提起了腳步就往釋海的方向走去。
  
  「你一臉蠢樣是在想什麼?」
  
  紫王雙手環胸,冷冷地看著蹲在地上的自閉兒。
  
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啊……」
  
  被這麼一問,釋海反倒支支晤晤了起來。
  
  紫王不悅地挑眉,「快說,否則我就把你的頭當足球踢。」
  
  紫王的黃金左腳已經蠢蠢欲動了。
  
  「嗚哇,我說、我說!我……我在煩惱──昨晚到底有和虎驍怎樣了嗎?啊啊,我竟然說出口了!」
  
  釋海掩著臉想死了,一個大男人講出懷疑自己和別的男人有嫌疑時,他覺得自己的一生都完蛋了。
  
  「我就知道你在煩這個。」
  
  紫王嘆口氣,接著眼神又兇狠地瞪向釋海。
  
  「欸?」
  
  釋海驚訝地抬起頭,結果頭皮冷不防地吃了紫王的一記鐵拳。
  
  「好痛!你、你幹嘛打我啊!」
  
  「什麼事也沒發生!你昨晚喝得爛醉如泥就這樣而已!你以為一個未成年的孩子會對你下手嗎?笨蛋海星!」
  
  「欸?未、未成年?你是說……虎驍?」
  
  「廢話,虎頭蜂族的外表上比其他同齡種族來得早熟,身材比例也相較高大,這就是他們的特徵有意見嗎!」
  
  紫王的話音一落,釋海便突然抱起頭尖叫,鬼上身一樣地搖頭大叫。
  
  「又怎麼了!」
  
  紫王懸空的手很想再賞對方一拳,更想掐住這個笨蛋讓他叫不出聲。
  
  「啊啊啊!難道是我對未成年的孩子下手了嗎……痛!」
  
  「你是白癡啊!你到底有沒有軍人的自覺啊?」
  
  紫王的鐵拳果然再度出手了。

蝶對諜 01 軍服的凝望 第五章 (3)

Posted by 柳傲雪 on 27.2010 文章連載   0 comments   0 trackback
「喂──虎驍啊!」
  
  不遠處傳來了宏亮的呼喊,「你也來和咱們一起喝酒吧!喝酒能壯大士氣吶!」
  
  一群剛下工的工蜂們,群聚在一間較大的巢房前、各各熱情地舉杯對向虎驍。
  
  虎驍的濃眉一皺,面有難色地回:
  
  「各位大哥,我真的不會喝酒,酒量很差的。」
  
  「耶,少來。咱們虎頭蜂族最擅長喝酒了,你可是我們族裡頭的雄蜂,怎麼可能不會喝酒!來,乾了這杯!」
  
  其中一名身型壯碩的工蜂直接倒起酒,滿滿一大杯就拿到虎驍面前。
  
  虎驍直搖頭,「大哥,我真的很不會喝……」
  
  「啊,這位大哥,既然虎驍不喝,不嫌棄的話就讓我替他帶喝吧!」
  
  眼見虎驍十分為難,釋海上前打斷了話,一手已經握上對方遞來的酒杯。
  
  「喔?你說的喔!乾了它!」
  
  「當然。」
  
  釋海接過酒,黃湯下肚前卻被虎驍阻止。
  
  「喂,你開玩笑的吧!」
  
  虎驍未被眼罩遮住的右眼,除了詫異之外還有一絲擔憂。
  
  「軍人很少開玩笑的。」
  
  釋海毫不猶豫的將酒灌光。
  
  眾目睽睽下將一整杯酒喝光的釋海,抹了抹嘴邊的白沫,「如果各位還想找虎驍喝酒的,就請讓我代他喝吧。」
  
  「喔喔!這可是用特殊花蜜釀的酒,人類通常喝一杯就醉爛如泥了。想不到,虎驍交了個有義氣又有好酒量的朋友!來,那俺也來敬虎驍一杯!」
  
  「我也來!」
  
  「接著換我啊!」
  
  工蜂們起鬨地舉起一杯,又一杯的酒對向釋海,這讓在旁觀看的虎驍感到很不安,他拍了拍釋海的肩膀,「小子,你真的沒問題嗎?你別逞強啊!」
  
  「沒關係,我還可以再來。」
  
  釋海微微泛紅的臉頰掛著笑,轉身又代虎驍向另一人敬酒。
  
  虎驍嘆了口氣,「真拿你沒辦法……別暴斃了。」
  
  嘴角揚起了一抹淺淺淡淡的笑。
  
  ***
  
  「巴別」的早晨,很難聽得到鳥鳴的晨喚。不過,若是在「巴別」的郊區,或許有那麼一丁點的機會受到鳥兒眷顧。
  
  清脆婉轉的鳥叫流轉到了釋海耳裡,他睜開惺忪的睡眼,懶懶地坐起身。大概還有酒的餘勁,頭有點痛,不禁用兩指搓著太陽穴,但是效果似乎不怎麼好。
  
  他一個翻身,赫然發現──
  
  上半身赤裸的虎驍就睡在他旁邊!
  
  「嗚哇!」
  
  釋海嚇得滾落下床,一屁股狠狠的撞上地面。他完全嚇醒了,頭也不痛了,這簡直比特效藥還來得有效!
  
  不、不對啊,現在是什麼情況?
  
  釋海慌亂地抓著頭髮,「啊啊,太久沒有早上醒來旁邊睡個人的經驗了!冷、冷靜,先冷靜下來,釋海!或許情況沒有你想的這麼糟!」
  
  釋海想著自己至少還穿著褲子,也許情況真沒他想像的那樣。他爬上床、鑽進棉被裡頭一看,結果他卻發出更大聲的慘叫。
  
  「怎麼會是國王的新衣!」
  
  釋海驚慌地跳下床,兩手慌得緊緊貼在牆上,「怎麼辦?不會吧?我是下手的那一個?還是被下手的那一個!這種事情雖然在軍營很常見,可是我從來沒親身體會過啊!怎麼辦啊!」
  
  釋海獨自一人混亂驚惶之際,另一個當事者醒了。虎驍慵懶地坐起身,揉著沒有戴上眼罩的右眼,「……你醒啦?」
  
  釋海的心跳幾乎要在那瞬間停止。

執事學園 07 完美執事 序章

Posted by 柳傲雪 on 21.2010 文章試閱   0 comments   0 trackback
執事學園
07

序章

四周的空氣流動彷彿凝滯,我嚥下一口略顯苦澀的唾液,不敢輕舉妄動地盯著前方兩人。

絕對是,史上最有害的兩名男人正面對著我。

「任渙同學,別這麼緊張呀。」

眼前這位人稱「首席執事」的優雅男子,以最為標準的姿態站在理事長身旁。總是顯得神采奕奕、從容不迫,一身純白燕尾服的梅菲斯特,泛起他最為迷人的笑靨,一對藍中帶綠的眼眸笑盈盈。

「就是說,本人有長得這麼可怕嗎?」

擁有全球集團董事、執事學園理事長雙重職位的斯文男子,推了推高挺鼻樑上的眼鏡,隨性卻不失權貴身分的倚坐在皮椅。西裝筆挺,同樣是徹頭徹尾的白,不容任何汙點。

我嘆了一口氣,「禁夜理事長……不是你長相的問題。」

而是你渾身上下散發一種「生人勿近」、「內有惡鬼」的氣息。

「既然如此,你又為何露出像是看到債主的表情呢?本人要你來這,不過是想聽聽你這一年來的評價和心得罷了。」

禁夜交疊的手掌滑至桌前,嘴角挑起一抹危險的弧度。

「那……我一時之間要從何講起?」

就算他這麼說,我上緊發條的神經仍不允許鬆懈。

「先來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好了。」

梅菲斯特回我一笑。

我一怔,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再重重地吐出,像要準備出招的大師在調養生息。

「我、我的名字叫任渙,今年即將邁入雙十大關,綽、綽號是『終極宅男』,二流腦袋讓我每次打工必逢失敗……還有最、最喜歡涼宮春日!」

我發現自己講話的同時腰桿打直,僵硬的語氣連帶表現於肢體上。

老天,我真的沒什麼好自我介紹啊!

梅菲斯特見我結結巴巴,倒了一瓶水、遞給了我,「來,喝點水紓解一下緊張吧。」

我咕嚕嚕的一口氣灌完水,最後還發出爽快的讚嘆聲。忽然間像是開了竅,便有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地道:

「吼,這一年來我真是受夠那些學長姐的凌虐了!壬生學長動不動就要拿我開刀,死對頭克蕾兒不時把我當槍靶,她老姐莉莉絲則讓我成了皮諾丘沙包,初月更肖想我青春的肉體變成小白飼料!」

我劈哩叭啦的一鼓作氣講完。

……嗯,好像覺得哪裡怪怪的?

「呵,那關於執事學園呢?」

梅菲斯特微笑問道。

「執事學園啊!」

我不知道在阿沙力什麼地拍了桌子一掌,「根本是有去無回的魔窟、詐騙集團!為了成為執事,都不知道提高了多少次的保險費!順帶一提,理事長是超級變態鬼畜男加戀屍癖,梅菲斯特比搶跳樓大拍賣的大嬸們還心機!」

啊咧,我到底在說什麼啊?

現在不是真心話大冒險吧──

「你說誰是超級變態鬼畜男加戀屍癖啊……?」

完了。

我看到理事長的背後出現黑白無常了。

可是很奇怪,我腦袋再二流也不會把心底話全盤拖出吧?又不是想早日超生!

「梅、梅菲斯特!你是不是動了什麼手腳!」

梅菲斯特看著我笑笑地答:

「啊,我不小心將自白劑當成白開水了。」

我看向喝光的那杯水,一愣。

「喂喂!這太狡詐了吧!梅菲斯特你不能見死不救啊!」

我情急向梅菲斯特發出求救,某人卻用越發燦爛的笑容回:

「不好意思,我得去跟太太們搶跳樓大拍賣呀。」

「嗚哇!別這麼小心眼啦!」

我還在悲愴哭喊,梅菲斯特已頭也不回地開門離去。

真夭壽!

黑暗的小空間只剩下我跟理事長了!

「任……同……學……」

我就像定格動作一樣,一格、一格扭轉僵硬的脖子回過頭去。我的眼中,出現理事長點燃了蠟燭,陰冷燭光中只亮著一張可怕萬分的臉。

「你喜歡滴蠟油還是浸泡福馬林呀?」


蝶對諜 01 軍服的凝望 第五章 (2)

Posted by 柳傲雪 on 19.2010 文章連載   0 comments   0 trackback
***
  
  來來往往,被指派的工蜂們忙著加強蜂巢結構,以抵禦三日後的攻擊。
  
  釋海看著這群忙碌的工蜂們,總覺得自己在這段期間也應該幫點忙、出些力才對。
  
  他走上前,對著一名背負重擔的工蜂問:
  
  「那個,我可以幫你的忙……」
  
  「不用,你這個人類就在旁邊待著就好,我們不需要人類的同情。」
  
  釋海話還沒完,對方就斷然地拒絕了他,兀自搬走了重物遠去。即使踢到了鐵板,還是認為無論如何要幫上忙才行。
  
  「好吧,既然不需要免費勞工,總可以改做免費的糕點師傅吧?」
  
  釋海捲起衣袖,他至少能替這些工蜂製作餐點和飲料,藉以慰勞他們的辛苦。之前聽紫王提過,蜂族是很務實節儉的種族。就算食物是出自人類之手,應該也不會棄之不吃、暴殄天物。
  
  總算是使盡各種管道,釋海終於有個小小的廚房可以製作餐點。至於用了什麼方法他就不願再回想了,抱大腿下跪哭求什麼的……這種事就別提了嘛。
  
  雖然事隔兩百年,他以前在部隊裡頭都是擔當掌廚的角色,這也算是乏味的軍旅生活中,所剩不多的一點小樂趣。他常在想,如果自己沒有進入特種部隊,或許會去當個廚師也說不定。
  
  「來來來,別客氣,請用吧!」
  
  製作簡單的餐點後一一遞給工蜂們,對於雙手捧著餐點的釋海,工蜂們一時你看我、我看你,沒有做出任何回應。
  
  「啊,是怕我在裡面下藥嗎?要不我現在吃給你們看。」
  
  釋海乾脆拿起糕點往嘴裡放,雖然人家根本不是這個意思……釋海還是吃得狼吞虎嚥,急得要證明裡面保證無農藥、無瀉藥、無老鼠藥,吃了只會讓你金光ㄅ一ㄤˋㄅ一ㄤˋ叫。
  
  大概是釋海賣藥……是賣力的表演下,一開始遲疑的工蜂們紛紛接過餐點,小心翼翼地吃了起來。嚐了幾口後,工蜂們的眼睛一亮,無不用讚賞的表情回報釋海。
  
  釋海也挺暗爽地笑了一笑,「就說嘛,我的手藝不輸那個什麼阿基師……啊,那是兩百年前的人了。」
  
  釋海也想把餐點拿給紫王和虎驍,不過呢,當他一拿到紫王面前時就被狠狠一踹,原因是紫王一看到甜點就露出見鬼的神情,黃金左腳於是踢飛了好心被雷親的釋海。
  
  背負著上一個男人的飛踢腳印,釋海駝著背、像個需要拐杖支撐的老婆婆一跛一跛走向虎驍。正想出聲叫喚虎驍,卻見虎驍大聲喝斥了一名年幼的工蜂,白白胖胖的幼蜂哇哇大哭起來。
  
  釋海搖了搖頭,本想冒著生命危險(?)對虎驍說教一番,只見虎驍一個轉身、取下高處的一個小紙鶴,輕輕地遞給了對方。
  
  「下次不準再爬高了,出意外怎麼辦?這種小事就叫老子來就好了啊。」
  
  虎驍厚實寬大的手心揉了揉對方髮梢,小工蜂的臉上終於綻出了微笑,不過當視線一對上虎驍的臉,馬上又怯怯地畏縮回去、趕緊道聲謝謝就逃離現場。
  
  「你的表情總是很兇神惡煞呢,這樣不行喔,小朋友都被你嚇著了。」
  
  釋海漾著微笑,走近虎驍。
  
  「囉嗦,拎北這張臉是天生的。」
  
  虎驍搔了搔後腦勺,語氣比他的用詞來得友善。
  
  釋海淡淡地笑了笑,虎驍實在是個表裡不一的人,他這句話可是用來褒獎的意思,表面上看起來驃悍兇猛,內心倒是比許多人來得溫柔呢。
  
  釋海將手中的餐點遞給了虎驍,「喏,這是特別留給你的蜂蜜蛋糕。」
  
  一看到蜂蜜蛋糕,虎驍的眼睛都亮了。可是一見到釋海看著他,虎驍馬上又收起笑容、板起平時冷酷的臉孔。
  
  「謝、謝啦。」
  
  擺出一張彷彿拒人千里之外的臉,虎驍有些彆扭的語氣還是洩了底。
  
  釋海只是面帶微笑地看著虎驍,看著這位大漢將自己做的蛋糕吃得一乾二淨。
  
  他總算是為蜂族進了一點點的心力,雖然微不足道。



蝶對諜 01 軍服的凝望 第五章 (1)

Posted by 柳傲雪 on 19.2010 文章連載   0 comments   0 trackback
第五章
  
  巨大的煙囪冒出陣陣黑煙,代表著這間工廠又展開一天的工作,日復一日、一成不變的工作流程。
  
  工廠好比是個機器,每個作業員都是一個微小卻重要的零件,洛夫也是這數以百計的螺絲之一,他今天也在做著數年來如一日的裝卸作業。
  
  相同的環境,相同的人事物,他今天卻在工作的時候哼起了旋律,數年來的頭一次。
  
  身旁的同夥都覺得訝異,一向鬱鬱寡歡的洛夫今天反常了,竟然一邊笑著一邊哼唱著歌兒,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?
  
  同事們猜測了各種千奇百怪的「好事」,但沒有一樣命中答案。
  
  今天的洛夫不過是在高興,他的妻子最近變得跟自己一樣了,懂得欣賞美麗的顏色,也貪戀起花蜜醞釀出來的甜膩滋味。
  
  很快的,他們很快就會是一對色彩斑斕的蝴蝶了。
  
  「咳、咳咳!」
  
  喉嚨突然一陣痙攣,洛夫連咳了幾聲,慘白的面容比過去更為憔悴,他的笑容卻越加燦爛。他現在連手都不掩了,藍色的粉末更豪放地飄到空中。與他鄰近的同事,也在這段日子掛起了病號,接連在後咳起了嗽、同樣的藍色粉末飄揚上空。
  
  洛夫看著那些咳嗽的同事,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,枯瘦的兩頰擠出了一條條笑紋。
  
  有這麼值得慶祝的事情,他怎能忍住不笑?
  
  他高興,除了他的妻子以外,還有越來越多的同類了。工廠的同事,以及許許多多與他接觸過的人,在他眼中都和自己越來越相似。
  
  他不再覺得孤單,他不再獨自忍受這個灰暗的世界。相信不用多久──
  
  都會蛻變成色彩斑斕的蝴蝶。
  
  洛夫興奮地舔了舔乾澀的唇,伸入口袋取出自備的糖果,直接是大把、大把的往嘴裡塞,貪婪的幾滴唾液都流了出來。
  
  最近,單靠甜食已經無法滿足了。
  
  他還想要更美味的東西、更強勁的滋味!
  
  啊……他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有些慌恐,但強烈的渴望已經壓過一切了。他吸吮著沾有甜味的手指,耳朵則無意間聽到一則對話。
  
  「喂,你們知道嗎?這幾天啊,為了擴展工業區的新建地,中央政府會派軍隊驅趕蜂族哪。」
  
  男人的聲音低低地傳開。
  
  「這些達官顯貴,還真是為了利益不顧別人死活呢……中央政府啊,這些遠在『蓋亞』第二層的人,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現身在『巴別』。」
  
  你一言,我一語,暗暗討論的聲音窸窸窣窣。
  
  洛夫沒有加入他們的行列,只是皺起了眉頭。
  
  ──失去色彩的世界,必須快點重新染色才行。
  
  就像在宣示一樣,洛夫如此堅決地想著。

這是外星生物的秘密個檔

柳傲雪

Author:柳傲雪
這裡是通往秘密禁忌世界的領域
關於柳傲雪這個生物 以及他的產物共同纏綿悱惻之世界

創作的史冊

◆商業出版◆

鮮鮮文化

《執事學園》01~07出版中

小柳的即時語

I GOT YOU!

free counters

網路購買處

執事學園(1):改造王子 執事學園(2):麻辣特訓班 執事學園(3):妖魔太子 執事學園(4):怪盜追追追 執事學園(5):執事之路 執事學園(6):異次元祭典

宣傳LOGO

歡迎大家轉貼LOGO喔^^




搜尋欄